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当时就感觉我妈现在这齐耳短发的模样

日期:2017-09-22 17:18点击:
 
  连着吃了三晚的棒子面饼和稀饭,终于把我前天做的棒子面饼处理完了,稀饭还剩些就倒了吧,幸好做了五个饼和半锅稀饭,再多做些我就要吃一个星期了,这吃的,管我很久不再想这棒子饼了。
  
  吃饭时,老妈来了电话,家里的电脑又不能上网了,想让我去看看,有几天没见到老妈了,又吃了那么多,正好走去消消食。
  
  我们的城市正在搞创城,妈那里是个单位老小区,正摊上老旧小区改造,小区的路面被钻探的千疮百孔,一直延伸到大院最深处,小区路尽头的围墙也被拆除了一截,直通外边,妈那家门口那几条路已被掀翻的到处都是混泥土残骸,说是几个月的工期,希望改建后的小区旧颜换新貌吧。
  
  老妈的头发剪了,下午微信视频时,还让我看她的变化,好像我记忆中善良的外婆。
  
  心灵感应吧,老妈看到我说,明天是我外婆的三十四周年祭日,外婆是68岁走的,突发的脑溢血,走的很突然。那时,妈妈独自一人带着大姐和我生活,这突如其来的噩耗,让我妈怎么去承受。送走外婆后的那些天,我还不知道怎么安慰我妈,只会在晚上睡觉时用我的小手环抱住妈妈的后背,一天夜里,睡梦中醒来的我,感觉到妈妈背对着我在低声压抑的啜泣,我搂紧了妈妈,妈妈回身抱住了我哭着说:我没有了妈妈……那时的妈妈多么地孤依无助。
  
  日子过得好快,三十多年过去了,我妈也成了外婆那样的老人。
  
  电脑没有了网络连接,是叔的外孙把主机上的硬盘换走了,那孩子说是路由器设置的问题,我想重新登录路由器设置网页,输入网址后页面还是打不开,想想妈这家里的无线网,我们都还一直在正常用着,那是和路由器设置无关,应该是电脑里的连接设置有问题,原来遇到问题,我会耐心的找度娘问,一步一步操作,最后都会解决,今天却没了心情,心里老是想着外婆走的那些日子。
  
  让叔找对门一个懂电脑的师傅过来帮着看看后,我就回来了。
  
  到家已一身汗,今天走的也感觉特别累,就用热水多冲了会,冲着冲着鼻翼一酸,眼泪混合着水流竟一起下来了,想着那时候妈妈的不易,夹杂着好久没流泪的因素,索性稀里哗啦的发泄了一番,竟感觉到这样流泪,生理上会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。
  
  

浏览更多关于 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