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大家族那种富有历史沧桑感的无限怀念吧

日期:2017-09-22 17:16点击:
 
  
  一直想用文字记录下我的家族,我的爷爷奶奶,我的外公外婆,我的上一辈们,留下我们家族的记忆。许是心中对作为我们这一代,离我们远去的,不仅仅是曾经的记忆,还有一代一代远去的亲情。我是个特别恋亲情又容易伤感的人,尤其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愈发感慨到,家与亲情对于我们一生的影响有多重要。所以又总会不由自主的去回忆过去,记忆里夹杂着父辈的叙述,这些混乱的片段,经常模糊着我的大脑,忆的多了,就有个念头,在脑海中越来越强烈:一定留存下我的记忆,等我什么都忘了时,还有这些文字来纪念曾经的家族岁月。
  大家族那种富有历史沧桑感的无限怀念吧
  (一)
  
  我的爷爷大名叫孔庆英,又被称作孔杰三,解放前的战乱时,爷爷几经周折,从河南豫北辗转到安徽亳州,在那里娶下了家世不错的我奶奶,后又带着奶奶再到蚌埠,从给别人做伙计,到自己白手起家,开下庆裕绸庄,庆大铁号,杰成铁号三家大商行,凭着一身忠厚侠义,创下了一份丰盈的家业,爷爷的老家河南荒灾时,我奶奶还带着家里的伙计,买了几车皮的粮食,运到老家赈灾。爷爷家在当时的蚌埠,算是数得上的大户人家之一。家业最是兴旺时,凭着爷爷经营的几大商行,给父辈们的儿时留下了辉煌的记忆。
  
  日本人占领了蚌埠以后,作为当地有名望的商户,爷爷的不配合,让日本人恼怒,先是爷爷的铁号被日本人查了,说铁号里面有违禁品,说是能造枪的无缝钢管,爷爷有通共的嫌疑,宪兵队到爷爷家抓人,爷爷在外躲过这一劫,但我的奶奶却被抓进了宪兵队。那时,能从宪兵队活着出来的人很少,后来,爷爷联络了当时有声望的一些人,经过多方打点,竟神奇的救出了奶奶。爷爷的铁号受了些损失后,还是坚持开了下来。但日本人还是没有放过我的爷爷,爷爷的庆裕绸庄没有幸免于难。绸庄从上海买进了两车当时最好的蓝布,被日本人扣留了,日本人又说这是违禁品,怀疑爷爷要把这批布送往解放区,这一次的损失,就让那个当时位于繁华的二马路上最大的庆裕绸庄就此关了门。
  
  除了这些记忆,还有带给我们两代人记忆的,不一样的孔家大院。
  
  说不一样,是因为在父辈那一代的记忆里,孔家大院是旧时的大宅院,带着繁华一世的记忆,而对于我们这一代,那个孔家大院早已变成了我们记忆中的胡同小院。
  
  旧时的孔家大院坐落在曾经繁华的太平街上,石阶上去,两扇有着厚重历史感觉的红色木门,进门来,旁边是一间门房,顺着青石板路往里走,还有中门,边门,再往里,天井,花园,放眼正前方,一座两层的小洋楼,青石板台阶拾阶而上,是一排溜的走廊过道,脚下是水泥铺就的有好看花纹的地面,那是用绳索压印出的,一整面墙的落地窗户,都是精致的木框上镶着好看的菱形玻璃,屋内宽敞明亮,走廊尽头是石头搭建的楼梯,小楼的旁边还有偏房·······这就是解放前建造的,如此的孔家大院,在旧时,已是建筑的非常豪华了,这院子里怎样的繁华,都只是后来听父辈们说过,他们这一代对家业的怀念,在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待遇后,说到过去都是唏嘘不已,于我这个后来的子孙,活在现代的人而言,他们的过去,就是一段时代变迁的历史,更让这个家族增添了厚重的沧桑感。他们沉溺在记忆中怀念,而我想要追溯的,是这个家族留在我血液里的那种精神。
  
  说起爷爷,父亲总会说,我的爷爷一直是拥护共产党的,刚解放时,爷爷的两家铁号作为当时允许的私营工商业经营户还经营着,只是很快就来的三反五反运动,彻底改变了爷爷奶奶的命运,爷爷被作为运动对象开始审查,家里也倾其所有的为爷爷争取好一点的成分,最后被定为基本工商业户,但随着那时运动的逐渐变味,爷爷奶奶家的生活也越来越艰难。
  
  爷爷奶奶育有七个孩子,五男两女,大大,父亲,三叔,大姑,四叔,小叔,小姑。父辈里,大大的命运最是令人唏嘘。(待续)
  
  

浏览更多关于 等相关内容
Prev:上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