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食用菌中心 >

父亲母亲这段婚姻的是非恩怨都成了过去

日期:2017-09-22 17:13点击:
 
  家族岁月(五)
  父亲母亲这段婚姻的是非恩怨都成了过去
  父亲是个有才气的人,看过的很多书,不说是过目不忘吧,他大多都能记下,很多古诗词和释义,还有一些名作,他都能娓娓道来,让人听得入神。但父亲又是个糊涂的人,尤其是在感情上,糊涂成现在自己所说的不幸的样子。
  
  外人是不能断定对错的,更不是听谁的一面之词就可以改了事实的,所有的是非,我们做子女的最清楚。我和父亲因为这段岁月谈到这个话题,再继续下去,都只是我和他更痛心的辩论,我只能说,所有的事,老天是都能看见的。
  
  父亲是给了我生命的人,但我所有的记忆里,想不起父亲的什么好,我对父亲一词的感受,也就是血缘的传承吧,再就是很淡漠的一个词。父亲知道我总说母亲过去的不易,母亲的种种辛苦,父亲问我,他以前也为家里做过一些事,我可记得,不是我记不得,这些我真没有记忆,我能记得小时候和父亲在一起的一些场景,却找不到父亲带来的一丝感动,更无法感受到父亲曾带来的温暖。
  
  对父亲,曾经的我还怀着很多的怨,随着年龄的增长,好多道理现在也都明白了,“老天是公平的,它给你多大的享受,就会给你多大的难受”一切都在岁月中兑现了,我无需再满怀怨气。这里记下,因为那也是和岁月有关。
  
  五
  
  小时候在爷爷奶奶家长大的我,上学前对爷爷奶奶的记忆最多,回到母亲身边上学后,记忆里就都是母亲,善良温柔,心灵手巧,又像个女汉子一样的母亲,无所不能,洗衣做饭,买粮买煤,轻活重活,家里的各种活计都是母亲在操持,我的眼里都是母亲为这个家付出的艰辛和不易。
  
  父亲脾气暴躁,也许是像他自己说的吧,文革改变了他。急性子的他,只要我们不听话,就会换来他的一顿揍,尤其是大我一岁的二姐,从小就像个男孩,更是经常被揍,我呢,特别乖巧,一直又怕父亲,所以都是躲着他远远的。也有这个原因在里,所以对父亲的记忆都是很淡很淡。
  
  能记住和父亲有关的事很少,记忆里父亲总是一副怀才不遇的样子,喜欢文娱,每天能拉很久的二胡,在外地的四叔回来后,父亲、三叔、四叔和他的那一帮朋友就聚到我们家里,父亲的二胡,三叔的小提琴,四叔的长笛,还有其他叔叔们的特长,在我们家就组成了一个小型乐队,在七十年代末,这是很新鲜的事,我们家门口就挤满了来看热闹的孩子们,里三层外三层。
  
  再有的记忆就是父亲喝酒的片段,他坐在我们家小饭桌前的竹椅上,品着我们给他打的散酒,面前小碗里,放着母亲为他专留的好吃的,那些我们是吃不到的,我和二姐就会眼巴巴的瞅着,父亲总会边吃着边说,还一副忆苦思甜的语重心长:你们以后的好日子长着呢,想吃什么都会吃到的·····
  
  母亲在奶奶家的好,也应是奶奶家人都能感受到的。知道感恩的人,会永远记住别人的好,我的小叔,一直都不承认父亲后来为他找到第二个嫂子,这么多年了,小叔还会有空时溜达到母亲那里,在小叔的心里,母亲永远都是他的嫂子。零几年时,三叔家的堂弟结婚,三叔找到了母亲,结婚那天不能空房,三叔请母亲去帮着看一会,我不知道为何要来找母亲,后来才知道,这是有寓意的,要找的人,身上一定是具备很多优良品质的长者,母亲身上都有。
  
  79年父亲平反回到了原单位,经过了那么多年的苦难,我们家的日子该好过起来的,但这之后的一年,父亲就与母亲离婚了。在这之前,聪明的三叔还带着他的朋友来我们家,用了几天的时间,做木匠活,帮父母打了一套家具,我直到以后大了才懂,原来这些都是三叔他们想帮着父母挽留这段婚姻。
  
  那天,父亲带着些人,拉着架车来家里拉家具,母亲在屋里没出来,快成年的大姐拿了个斧头拦住了父亲他们,我才知道父亲母亲离婚的事,当时的我没有太多的感受,只有个念头:跟着母亲生活,如果跟了父亲,我就不活了。最后庆幸的是,父亲要了二姐,因为二姐像男孩一样的性格,也是父亲最喜欢的。
  
  母亲的善良、宽容、豁达和隐忍,是父亲一点都不能比的。父亲选择离开母亲,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错误,在家人朋友眼中多么优秀的妻子,就这样被他不珍惜的放弃了,离开了母亲,父亲的福气也就没了,糊涂的父亲啊,他不明白这个道理:一个女人决定了你的一生。但对于母亲而言,却是母亲新生活的开始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