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我又回到了儿时给我快乐的地方

日期:2017-09-22 17:20点击:
 
  七十年代初时,老姨被下放到五河县的一个农村,后来就扎根在那个叫欧台子的地方,小学毕业那年开始,到老姨家过暑假和寒假就成了我一直盼望的事情,我这个从城市去的女孩,在那里便成了不折不扣的野丫头。
  
  老姨夫的二哥家,也是我称为二爷家的三个孩子便成了我那时最好的玩伴,二爷家的二哥那时在我眼里简直就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虽然上面还有个大几岁的大哥,但家里的农活,重活都是二哥做的多,那时的我只想着玩,最喜欢跟在二哥后面,二哥就像亲哥,特别宠着我,我也从未想过二哥也就是个比我大一岁的孩子,那时就觉得他什么都能干,比他小的这些弟弟妹妹都喜欢他敬他,我也一样。
  
  每天他都是起好早去下地,忙完地里的农活,下午就可以带着我们五个弟弟妹妹,像几个野孩子一样,到无人看管的地里偷瓜,偷玉米棒子,现在觉得多么不齿的事,那时令我多么的快乐,在那里,跟二哥学会了游泳,知道他会神奇的踩水。一到傍晚,我会缠着老姨老姨夫带着我们一群孩子们去淮河里游泳,摸河蚌,捞河虾,快乐的时光过得都是很快,每次要回家时,我都是依依不舍,还记得二哥带着他们几个,一起骑着自行车送我到安淮镇上等着坐轮船回家,那时的我,就是一步一回头的感觉……后来随着慢慢长大,老姨也从赤脚医生转到了新集医院,欧台子我也没了再去的机会,与二爷家的兄弟姊妹也很少再能相见。
  
  去年,到姨妹那里,见到了二哥二嫂,多年未见二哥,见了感觉还是那么亲,他还是那么麻利,只是挺直的腰板略驼了些,耳鬓也有了白发,是啊,都快五十的人了,怎能比年少时。一直也听说所有的兄弟姊妹里,数他夫妻俩最能干最能累,两个孩子,女儿已出嫁有了孙辈,儿子也二十多了,我和二哥说了,儿子结婚时我一定会来,会再去家里看看。
  
  今天是二哥家儿子的大喜之日,三十多年了,变化太大,当年的土路换成了水泥路,当年的砖瓦房茅草屋也都变成了漂亮的三层小楼房,独门独院,一个陌生的新农村。
  
  农村的形象是往好的方向改变,风俗却丝毫不受影响,农村给儿子娶个媳妇,要花很多钱,首先是建楼房,二哥二嫂为了省钱,他两个人,愣是用他们的两双手盖起了个三层楼房,在盖房时,吊起的砖桶荡起时,撞断了二哥的三根肋骨,就那样,他仍没停歇一天,几个月,三层楼房建成了,二爷家小妹和我们说起这件事,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,二哥的能吃苦受累在这方圆几十里外都是数一的。房子装修时,很多地方也是二哥二嫂自己动手装的。这结婚了,要一次性付给女方家数万元彩礼,到女方家迎亲时,还要听从女方家对礼节的各种要求,说白了,全部都是要花钱的地方,不比城市结婚嫁娶少花钱。二哥家数天前就为这场婚宴做准备了,提前搭好大棚,租好各种物品备着,婚宴这天,亲戚朋友都来帮忙。二哥二嫂更像小二般,里里外外不停的跑着忙着,婚宴开始后,他们好像更忙,敬了杯酒后,又去接着忙,没有时间坐下与我们共庆。正在进行时,一场瓢泼大雨又不期而至,二哥二嫂又忙前忙后的处理因雨带来的问题,俩人一会就浑身淋透。看着他们劳累的身影,我有些心酸,这喜事里隐藏他们太多的辛苦劳累。
  
  我是第一次到农村参加婚宴,都是具有农家特色的味道,没有城里大饭店的花色,菜肴特别实在,大盘的各种肉类居多,肉的口感都特别好,口味也和我们平常吃的不一样,像我这种对肉不太感兴趣的人,吃到嘴里,用一个字形容:香!
  
  来赴这场婚宴,二哥二嫂把我们全家当贵宾招待的,饭后,为了不让二哥二嫂过多的分心,我们告别离去,我和二哥二嫂约好,以后一定会再来!
  
  
 

浏览更多关于 等相关内容